后现代主义者司马

JOJO、摇滚相关,偶尔会发些奇奇怪怪的文。

今天真的很难过⋯⋯很想直接哭一场,但是根本哭不出来⋯⋯说不出的难受。
从初三就开始听科恩了,记得初三刚开学的那年因为膝盖错位在家躺了两个星期,后来又是一段漫长的复健。一度以为自己考不了体育了,中考一定会少二十分,感觉真的非常绝望⋯⋯滚石群里那个时候刚好在推科恩的《Live in London》,去搜了几首来听,然后就一发入魂不可自拔,每天至少专辑循环两遍以上。
还记得我的入坑歌是《Who by Fire》,伦敦现场的那个版本,开头的solo真的非常非常好听。然后就是最著名的著名的蓝雨衣了,说实话那是我在高中几年里唯一一首能只靠听力就完全把歌词听出来的科恩的歌。不过无论如何,真爱是那张《Old Ideas》这点一直没变过。还记得自己在《Amen》这首歌的陪伴下写出来了好多现在再来看根本看不懂的意识流小段子(今天又把以前写过的东西翻出来看了一遍,结果还是没看懂啊23333
说实话,我对科恩的感情比对DB的要深得多,与对lou reed的感情要更接近一点吧。2016的年头,大宝去世了,而年尾有轮到了科恩。这两个人天生就像是一对矛盾体,而夹在两者中间的迪伦今年刚好获了诺奖⋯⋯上帝总是爱开些残忍的小玩笑呢⋯⋯
其实在一边听着《Old Ideas》一边写这段的时候心情已经平复了很多。不管怎么说,82岁,对谁都已经算是寿终正寝了吧。想了很久该用那首歌的歌词作结尾,最后才发现这个过程真是毫无意义,一开始就已经有答案了。

Tell me again when the filth of the butcher
Is washed in the blood of the lamb
Tell me again when the rest of the culture
Has passed through the eye of the camp
Tell me again when I'm clean and I'm sober
Tell me again when I've seen through the horror
Tell me again tell me over and over
Tell me that you'll love me then
Amen
Amen
Amen
Amen

捷克古典音乐家斯美塔那的交响诗套曲《我的祖国》中的著名篇章《沃尔塔瓦河》,在我看来这章简直就是民族派里的《Stairway to heaven》,典雅而不失激情,精巧中饱含想象与创造力。全篇由沃尔塔瓦河源头一冷一热两条小溪出发,途经狩猎者群聚的丛林,目睹欢快的乡间婚礼,直至夜幕降临时在月光下水仙女的舞蹈中沉睡,在黎明破晓时醒来,昂首向前直至窄小险峻的圣约翰峡谷,一番激烈搏斗后冲破险阻,意气风发、精神抖擞的奔涌远去。《沃尔塔瓦河》无论结构还是层次都可数上乘,主题旋律也早已被传为经典,更难得的是因其极强的画面感在古典音乐中也显得较为通俗。(然而夸了那么多,最想说的还是一句:民族派大法好好好!!!

原创,短篇,本来是应心理老师要求写给前桌的某位汉子的,然而因为感觉我把他写得太不堪所以就没有发给他(其实是因为我害羞了我会说吗?!)

以及不要问我班卓琴的琴声是什么样的,选这个作意象纯粹是为了装B。

————————————————————————————————

班卓

他一整夜都没有睡着,听着天花板上方传来的班卓琴声,他回忆起了许多年少时的往事,像是第一次出国旅行、定居国外的生活、突如其来的初恋和录取通知书上的绿色印章。他翻了个身,却不料从小腿直至大腿根部的经络全部抽痛了起来。他只好侧身俯卧,在缓解痛楚的同时等待着它的离去。班卓琴声没有停止,就这样持续地响着,既不减弱,也不增强,更不退散,全无快要停止的迹象。琴声开始慢慢渗透他的骨髓,沉默、冰凉,顺着脊椎一路向上,最终在脑干部分停足。他早已度过了对这永无休止的声音感到愤怒烦躁的时段,现在的他只是静卧着,头朝枕头,艰难而又微弱地呼吸。他估计现在的时间早已过了凌晨,也就是说,这声音已经响了3个小时。3个小时,不眠不歇、不升不降、无休无止,直至丧失了所有的音乐性后,沦为一堆毫无意义的嗡嗡蜂鸣。没有其他住户对这恼人的声音感到愤怒吗?这个问题自入夜琴声奏响时就已在他脑海中盘旋不去,可惜他也只是如此提问,然后便只是在床上等待着,等到现在,等到他已完全适应了这个声音,他也依然未吭一声。浅黄色的窗帘只能削弱少量来自外面的光,在这样黑暗的夜里,除去班卓琴声外,唯有他越发的急促的喘息依稀可闻。

他再一次尝试着去享受这本不算刺耳的琴声,却发觉在腿部越来越重的抽痛和燥热的温度下,享受本身也成了一种折磨。在他闭合的眼帘后方,白色的细小光点开始交错闪烁,从太阳穴直到头顶的神经阵阵地收缩着,枕巾在他眼前如同经过滤镜处理般快速扭曲变形,一阵突如其来的白光将窗帘猛地抛起,随后便是逐渐变暗的红光、橙光、黄光,一层层向下跌落,直到重归黑暗的间隙。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他还能清晰地记起,那是一个过分炎热的夏日午后,他在校运动会的1500米长跑赛场上狂奔着,从小到大,长跑是他唯一拿得出手并且引以为傲的技能。然而就在他跑过赛程的三分之二、距终点大约500米的地方,他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疲软和劳累,仿佛全身的力气于瞬间被抽得一干二净。他双腿一软,差点就要向前跌倒,褪去激情与意志的支撑后,留给他的只有酸胀乏力的四肢,和昏沉欲睡的大脑。在他堪堪挪过终点线的时候,他仰起头,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他拼命从被压迫的胸腔和枕头的阻挡中挤出一丝呼吸,然而就是在这样痛苦的境况下,在这孤独一人、唯有琴声作伴夜色里,他感到一股难言的悲伤突然涌上心头,随之而来的,却是对于生命伟大性与神圣性的感悟。这给予他苦痛的琴声同时给予了他从这平凡软弱的一生中获得救赎的可能,因为唯有此时,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是独特而超凡的,他这拒绝改变而默然承受一切的生命是如此可贵。而在类似的处境下,那些在愤怒到达顶点时大声斥责、起身反抗的暴徒们,和那些与他同样胆小却选择用电视和游戏来替代睡眠的逃避者们,他们完全失去了这段由悲伤构就的艺术与哲学、这段现实的诗意体验。他一定是那唯一一个人,唯一一个,在这样深沉的夜里、足以令人崩溃的处境下,默默承受着、体谅着、理解着、享受着直至最后一刻,直至所有声响匿去,直至所有色彩褪去,直至苍穹塌陷、海枯石碣,直至黎明破晓、白昼升起,直至——突然,班卓琴声停止了,他眼前的世界刹那间金光万丈,千百种乐器于一瞬间齐齐奏响,宏伟的乐章自他的头顶,一切光辉的中心流泻倾洒而出,如同漫天散落下一匹匹光洁缤纷的绸缎,由卷曲飘动着舒展开来,层层起伏着将他包紧。他似乎想起了住在楼上的人样子,在他为数不多的印象中,那是一位正值中年的男人,在一所不算出名的高中教授数学,还未上年纪头发便已掉了一半,有一个离了婚的前妻,和一个自分居后就再没来看望过他的孩子。他躺在洋洋洒落的金色粉尘里,脑海中想着那个男人的故事,回忆着他模糊的面容,最终潸然泪下,仿佛两人早已是亲密无间的好友,欢乐共享,苦难共担。

他就这样一直躺到了天亮,琴声自停止后就再也没有响起。当清晨的阳光照进窗口,他从床上爬起,穿戴洗漱完毕后便同往常一样出门上班去了。他没有去查看一下楼上或是问问邻居昨夜感受的冲动,在光芒渐息的午夜直到黎明来临这一段漫长的时间里,他回忆起了许多往事,比如楼上早在两年前就无人居住的真相,和他中暑晕倒后第一位跑来扶起他的数学老师。这些事实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偶尔的幻想应当被珍惜,然而幻想过后,生活仍要继续。他理了理领带,从口袋中掏出一枚硬币,登上公交车,在持续不断的轰鸣中,继续可悲地继续着他那可悲的生活。

 

Fin.




作大死的回去重看了这盘live,缓解一点我被开学逼出来的压力。页老湿的黑色龙纹装果然是经典!!!全程prprpr老湿的大长腿和普兰的胸肌停不下来^q^JPJ的键盘一如既往的空灵,飞艇有些歌的神秘主义风格50%靠老湿的黑魔法加持50%就是靠他的~
其实这场的发挥也只能算平稳吧,唯一一次爆种就是《Since I've been loving you》,老湿的吉他solo真是让人high得不行!其他歌似乎没有特别超常的发挥,印象并不深刻,而且没有给博纳姆足够的发挥空间,这点不是很满意。然而全程看下来最不爽地方的就是后期加入的一大堆剪辑和特效。以前看过某位导演(具体名字真心忘了)的一本对各类型电影的印象书,在提到有关摇滚现场的记录片时就对这种现象有过批判。他认为拍摄时将镜头大量转给观众、加许多诸如晃动镜头之类自以为可以增强现场氛围效果的行为,几乎都是无用和无意义的。现在越来越发觉这个观点的正确。摇滚现场,特别是顶尖乐队的现场,观众的关注点基本不离歌手乐手的表现,观众的情绪和反应也全数寄托在参演人员身上,买BD和DVD回来不是为了反复欣赏喜欢的乐队和乐手的技术表现,又是为了什么(当然不包括某些收藏癖患者)?为了追求氛围看BD干嘛,随便找个出名点的乐队亲临现场体验的氛围都比这个靠摄影和后期强行加强的氛围要好得多。为了追求所谓的氛围营造而影响观众观看真正想看的东西,这种喧宾夺主的行为实在令人反感。说真的,与其拍这种live,不如直接拍mv。比如《No Quarter》那段,当mv来看还是蛮不错的。
不过说到飞艇的现场还是要强推《How the West Was Won》!比歌声依旧这场的质量高不要太多。特别是那20多分钟的5(?)首联弹,起伏跌宕,高潮迭起,听得人血脉喷张爽到飞起,没有影像资料大概是唯一的缺憾。

安利这位歌手的所有专辑,致郁和写文的双重好帮手

心中永远的神曲,没有之一。

第一盘完全听完的Cohen专就是《Old Ideas》,刷《Live in London》的时候都断了好几次。大概自己也有点雏鸟情节,每次循环《Old Ideas》都有种想对Cohen顶礼膜拜的感觉,虽然其它专的质量也很高,但始终没给我类似的感受。

然而至今都没有把《我是你的男人》看完……真是愧对了陈震大大那么良心的翻译和拉我入坑的群主TAT

Blackmore离开深紫组建彩虹后发布的第一张专辑《Ritchie Blackmore’s Rainbow》里的神曲,整张专质量非常高,基本从头高能到尾,推荐去刷。有趣的是彩虹在1993年的时候似乎也更名和这张专同名了,如果不是我记错了的话,那还真猜不透Blackmore的意思。

原唱Dio,没错就是那个屌爷名字原型的Ronnie James Dio。那时候的Dio还比较嫩,但声音真是好!听!爆!了!独特的声线十分有吸引力,让人过耳不忘那种感觉,力度和节奏都和伴奏完美契合而且冲击力十足,最主要是能快能慢,快歌分分钟让你感觉像磕了药一般high到了极点,慢歌又能唱得人泪目,光凭这点,Dio就能刷下多少重金属唱将,更别提人家不只会唱重金,硬摇玩得更溜,在彩虹的时候底子打的就好,以后能在重金属界封神也不足为奇。

再说这首歌,讲述传奇故事一般的歌词配合略显忧伤的旋律,韵味十足。不过要真说Dio的声音表现,个人认为比起这首来《Man on the Sliver Mountain》要更胜一筹。

于是乎第一条lo就用本命乐队镇

先说说《All Down The Line》这首歌吧——其实刚开始听大街的时候是没太在意这首的,一门心思全跑去别的热门歌曲上了,其实它本身也属于初听比较容易被忽视的那类型吧……

……直到我去上海看了stones “14 ON FIRE”的live

那场演出对我的影响真心是……太大了,甚至如今回想起来都会觉得有些不真实,这里没有任何夸大的成分。想象一下,你在电脑上刷过有关他们的无数条历史和新闻,存过几百张的黑白照和彩照,找着他们演过的所有MV和电影,一遍又一遍看他们出色的live,听过几乎所有他们发行过的歌;他们有比现在的你漫长大约4倍的人生,印刻着属于他们的时代最为鲜活的历史,你从一点一点的线索里拼凑出那个动荡破碎却纯真美好的60年代,以及那个前卫激进、光怪陆离的70年代,你为他们80年代后的衰落和分离惋叹不已,却也不得不惊异于年岁已高的他们踌躇过后依旧继续向前、滚动不止的强大决心和生命力,正如他们的名字所暗示的一般——The Rolling Stones,滚石不生苔。

而现在他们就站在离你不远的台下,唱着那些比你的岁数还要大,你却熟悉它们熟悉到可以背诵歌词的歌。

你站在台下,跟唱、欢呼、拍手、跺脚,你周围的人也与你一样,甚至更加的疯狂。

人的一生中,有这样奇妙的感受的时刻寥寥可数。


废话了很多,所以说脑残粉这种东西也真是╮(╯▽╰)╭……还是让我放弃思考的好

这次的巡演,滚石真的是用这首歌搞了个大招。前奏一出来大屏幕上就开始放各位前辈们的照片,印象比较深的的有Chuck Berry、Bob Dylan、Aretha  Franklin、BB King、Jonny Cash和普莱斯利。每放一个人大家都会尖叫,在Dylan和Chuck那里我嗓子都快喊哑了。

所以说致敬回忆杀这套我真是……怎么吃都吃不怕,滚石玩儿的也不是简单的温情牌,就凭他们几乎每张专辑都有插入几首的翻唱(《Aftermath》之前不论)和博采众长的音乐风格,以及曾经的小年轻们身体力行地追星,可以看得出来滚石对这些指导过、欣赏过他们的前辈,真的是十分尊敬和感谢的啊。